最新地址 www.bj-yhzx.com | 请使用 Ctrl+D 快速收藏本站! | 联系邮箱:wocaobiad@gmail.com
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种马圣斗士星矢

种马圣斗士星矢


第十五章終極之戰

五小強保護著紗織一路殺了出去,由瞬貼身保護紗織,他的星雲鎖鏈可以形成強大的防護罩,而其餘四人負責肅清攔路的敵人。

雖然他們一個個身受重傷,但幸運的是大部分高手都已經被解決掉,現在這些數量眾多的海鬥士只能延緩他們前進的步伐。

他們眼看已經快要到達海底神殿的出口,看來勝利在望了,大家臉上都露出欣喜的表情。

「星矢,你們之前有沒有碰到‘六聖獸伊奧’還有‘怪魚卡薩’?」

紗織忽然幽幽的問道。

「伊奧已經被一輝的鳳翼天翔打得魂飛魄散,卡薩移動速度太快,讓他給溜走了。」

星矢回答,他不明白紗織為什麼忽然提到這兩個人。

紗織秀眉緊鎖,輕咬著下唇,「星矢,我要你去把卡薩給殺了,無論如何都要殺了他!」

紗織恨恨的說。

星矢訝異的看了她一眼,心中忽然明白了些什麼。

向來溫柔大度的紗織對這個傢伙如此深惡痛絕,一定是被囚禁在這裏的時候受到了他種種非人的折磨,所以才會說出如此決絕的話來。

之前犯下了彌天大罪的撒加她都可以寬恕,唯獨就是不肯放過伊奧和卡薩,紗織,這些日子你是怎麼捱過來的啊,我對不起你。

星矢交待其餘四人繼續保護紗織一路前進,自己準備轉回去尋找卡薩,一定要讓他得到應有的懲罰。

這時候忽然一個熟悉的身影朝著他們狂奔而來,他的身上閃著耀眼的金光,他,難道就是--紗織第一個尖叫了起來,「加隆,你沒有死?太好了,我們之前還以為你……我真的好開心……」

紗織忍不住撲到了他的懷裏,喜極而泣。

星矢他們也高興地聚攏到他的身邊,大家產生了一種同仇敵愾的感覺。

星矢訝異的看著他,「加隆你是如何打敗朱利安的?他的小宇宙是那麼的深不可測,你身上居然沒有受到太重的傷?我們五個人這次是真的服你啦」。

加隆神情略有些慌亂,「我也是最後抓住朱利安的一個破綻才僥倖取勝,其實我早已是筋疲力盡了,只是心裏還一直掛念著紗織小姐,所以一路尋覓過來。紗織小姐,你的身體沒事了吧?」

加隆關切的問道,手掌不自覺地摸上了紗織的臀部。

紗織臉上微微一紅,輕輕搖了搖頭離開了他的懷抱,又抹去了眼角的淚水,心想男人怎麼都一個德行,動不動就往女人身上揩油。

忽然她鼻子裏聞到了一種特殊的味道,這味道似曾相識,仿佛讓她想起了些什麼,紗織的內心湧起了一絲不安的感覺。

「加隆,加上之前在希臘聖域,你已經救了我兩次,真的很感謝你。你之前被朱利安弄傷的肩膀沒事了吧?」

紗織注視著他的雙眼溫柔的問道。

「已經沒事了,多謝紗織小姐關心。守護雅典娜原本就是黃金聖鬥士份內之事,我是責無旁貸、萬死不辭!」

加隆正義凜然的說。

紗織緩緩退後了兩步,瞬緊跟在她身邊,其餘四個人已經圍到了加隆身邊,「那你就去死吧!」

星矢冷酷而憤怒的眼神死死盯著他。

「你、你們在開什麼玩笑?我關鍵時刻救了你們,又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打倒了朱利安,替紗織小姐報了仇,你們還不趕緊送我回東京去療傷?莫非忘恩負義翻臉不認人了?」

加隆神色慌亂的說,完全沒有了之前的沉穩和霸氣。

「卡薩,你就不要再演戲了,這次如果再讓你溜走我就不叫星矢,叫狗屎!你竟敢對紗織做出那麼過份的事情,我一定要讓你死得苦不堪言!」

所有人都是一臉的憤怒,一個個握緊了拳頭。

「哼,如果讓他跟著我們回到了東京,恐怕我們一個個都要死無全屍了。他這種變身的能力,輕而易舉就可以讓我們內部產生矛盾,讓我們相互猜忌甚至自相殘殺,誰會想到身邊居然隱藏著一個如此陰險的敵人呢。」

紫龍鄙夷的望著他。

「你們是什麼時候發現的?難道我露出了什麼破綻?」

話沒說完卡薩身體閃動了一下,忽然就在四個人的包圍圈中消失了。

星矢他們大驚失色,難不成又要讓他給逃走了?只聽啪啦啪啦響個大作,瞬手上的星雲鎖鏈好像長了眼睛似的激射而出,如利箭般撲向了前方某個空位!只聽一聲慘叫,鎖鏈好像綁到了什麼東西,一個看不見的東西在鎖鏈之中掙扎著。

瞬雙手用力往身邊一扯,只聽砰的一音效卡薩重重地摔倒在了大家的面前,臉上表情相當的痛苦。

鐵鏈已經穿過了他肩膀的琵琶骨,又在他身上纏了上百圈,他再也無法逃走了。

五小強冷冷的注視著他,都在等待著紗織下達處死他的命令。

「紗、紗織小姐,求你放過我吧,我知道你是最善良的女神,你不會那麼狠毒的。何況我之前也沒對你怎麼樣啊?用種種刑罰折磨你的都是伊奧那個混蛋,全都與我無關啊!紗織小姐,求你饒了我吧,我只是個卑賤的海怪,又怎麼敢違背朱利安大人的命令呢?這完全不是出於我的本意,我罪不至死啊!」

卡薩嚇得全身抖個不停,就差尿褲子了。

紗織心中對卡薩恨之入骨,甚至還超越了伊奧。

卡薩捆綁自己、羞辱自己紗織都可以忍受,唯獨就是那天早上卡薩化身成為星矢來欺騙自己,讓她憤怒到了極點。

自己當時受他的蒙蔽,幾乎讓卡薩骯髒的手摸遍了全身,還心甘情願替他口交,最後還差一點就跟他發生了關係,這些都讓紗織感到萬分的屈辱和噁心,恨不得讓他死一萬遍。

他也明白卡薩說的這些話只是為自己開脫,他跟伊奧在本質上沒有任何的區別,都是陰險卑鄙的小人,之前不知有多少無辜少女慘遭他倆的蹂躪。

但是一看到卡薩臉上那害怕和哀傷的表情,紗織不由得心頭一軟,感到有些於心不忍,「星矢,要不……要不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?」。

「紗織小姐,謝謝你,我就知道你是個好人!謝謝!」

卡薩高興得眼淚都差點掉了下來,感覺自己到地獄門口繞了一圈又回來了。

五個人臉上同時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,心想紗織小姐你也太過善良了吧,面對這種傢伙怎麼可以心慈手軟,讓這種人留著將來可是後患無窮啊!可是他們又不好公然違背紗織的命令。

「好,我就給你一個機會,讓你到地獄裏去改過自新!天馬流星拳!」

拳頭如雨點般打在了毫無還手之力的卡薩身上。

卡薩連聲慘叫著,刹那間身上挨了幾百拳,痛得在地上打滾。

「輪到我了,鑽石星塵拳!」

冰河替下了星矢。

「求你們不要再打我了,我身上的骨頭好像都斷掉了,啊!!!」。

「廬山升龍霸!」。

「鳳翼天翔!」。

紗織流著熱淚轉過了頭,她已不忍心再看下去,這種場面實在太過恐怖和殘忍了。

瞬走上前摟著她的肩膀,「咱們先離開這個噁心的地方,他們隨後會追上我們的。」

紗織歎了口氣,輕輕點了點頭。

鏡頭切換到了另一塊場地。

加隆單膝跪在地上,一隻手架著膝蓋,另一隻手捂著腹部的傷口,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。

他已經阻截了朱利安將近一個時辰,寧死不讓他離開波塞冬神殿。

加隆知道自己早已是油盡燈枯,跟朱利安在實力上過於懸殊,對方好像還沒有使出全力攻擊自己,就像貓在戲耍一隻無路可逃的耗子。

「撒加,我敬重你是條漢子,居然可以撐到這個時候,我之前可從來沒有誇獎過任何人。咱倆在性格上有太多相近的地方,我再好心奉勸你一次,跟我攜手奪取世界吧,那種征服感是咱倆都迷戀不已的東西。現在把紗織追回來還為時不晚,咱倆可以一起佔有她迷人的肉體,咱倆的能力都可以得到增強,還能修復你身上的傷口。雖然錯過了最好的時機,我未必能夠解除身上的封印,但咱倆聯手已足以戰勝所有的強敵!來吧!」

朱利安向加隆友好地伸出了右手!「如果撒加在這裏的話,他應該會答應你的要求,可惜我是加隆!」

加隆雙眼一瞬不瞬的盯著朱利安,目光中的鬥志沒有絲毫的減弱。

「你應該知道我還沒有使出全力。」

朱利安冷冷的看著他。

加隆明白自己絕對撐不住朱利安下一輪的攻擊,不知道紗織小姐他們是否已經成功突圍了?只要有一絲的機會我都不可以放棄,我一定要讓紗織小姐平安地離開這裏!加隆知道以自己目前的狀態,已經使不出任何的必殺技了。

加隆忽然注意到,朱利安現在站著的地方,正背對著後邊的黃金座椅,距離也就幾米遠的樣子,他頭腦裏靈光一閃,好像看到了一絲逆轉的機會。

想想自己在沒有成為黃金聖鬥士之前,連續幾年參加過希臘舉辦的奧林匹克運動會,在短跑和摔交項目都取得了冠軍,應該對自己的衝擊力和爆發力有信心!加隆抹去了嘴角的血絲,深吸一口氣,一手支地,身體微微弓起,腳後跟用力,擺出一個準備起跑的姿勢。

「朱利安,我又仔細想了一下,還是決定聽從你的建議,我決定……殺了你!!!」。

就在朱利安還一頭霧水的時候,加隆已經像一根彈弓彈射了出去,身體如風馳電掣般瞬間就沖到了朱利安面前,雙手死死抱緊他的腰部,用頭和肩膀頂著他的身體死命往前沖!「你他媽瘋啦!」

朱利安被加隆強大的衝擊力弄得不斷往後退,他用肘子不停地攻擊著加隆的背部,傳出嘭嘭的巨響!加隆大口大口的嘔血,但這絲毫沒有阻礙他前進的步伐,因為這是他唯一的機會!也是最後的機會!也許最原始的肉搏戰才是最行之有效的,這個時候無論什麼必殺技都失去了任何的意義!「這是你自己找死,可怨不得我!」

朱利安怒吼一聲,雙掌用力往加隆頭頂拍落,這個力道絕對可以讓他頭骨崩裂而死!忽然他感到後背一涼,好像有什麼東西刺了進去,低頭一看,一根金色的長矛尾部從胸口透了出來,鮮血頓時有如泉湧。

強大的慣性讓他坐倒在了黃金座椅上,他艱難的回頭看了一眼,這才明白是之前星矢揮出的那支長矛還一直插在椅背上,而自己的身體就是被這支長矛給貫穿了,現在朱利安跟黃金座椅已經是牢不可分,他一直到死都可以待在這個王座之上。

他終於明白了加隆為什麼會不顧死活的地硬沖上來……可惜為時已晚。

朱利安靠在椅背上,嘴裏不斷的湧出鮮血,他神情複雜的注視著加隆,「你、你比我更加的狡猾,我、我果然沒有看錯你……」

朱利安急促的喘著氣,艱難地轉過頭看著地板上狄蒂斯那半截屍體,眼中流露出憐愛和愧疚的表情,忽然雙腿一伸就咽氣了。

加隆顫顫巍巍地站了起來,他感覺全身都快要散架了,身體已經完全麻木反倒不覺得如何的疼痛。

「我居然將強大的朱利安給殺了!這一切不會是在做夢吧!」

加隆注視著自己的雙手,至今還感覺到不可思議,這一切都是諸神的安排麼?加隆抹去了嘴角的血水,我現在就去追上紗織小姐,看他們還是否需要幫助。

加隆剛想移動腳步,一陣鑽心的疼痛讓他身體不停地顫抖著,也許,我是時候應該休息一下了。

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從身後傳來,加隆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。

一群海鬥士湧入了波塞冬神殿,「克修拉大人死了?」

「椅子上那個難道是朱利安大人?」

「這不可能,這個世界上沒人可以殺死朱利安大人,這一定是幻覺!」

「一定是這個穿著金色盔甲的傢伙殺了他們,我們要替朱利安大人報仇,把這個傢伙碎屍萬段!」。

加隆從座椅旁的小桌子上拿起了酒杯,倒進了些美酒,仰起頭一飲而盡。

他抬頭看了一眼蔚藍無比的天空,自己之前為什麼一直沒有留意到身邊有此美景呢?這應該是自己最後一次仰望這片天空了,嗯,那片雲彩就好像紗織小姐在向自己揮手……加隆臉上不禁露出了一絲微笑,緩緩轉過身去,只見一群海鬥士撲面而至……波塞冬神殿裏傳出了清脆的玻璃破碎聲,好像是一個酒杯掉落到了地板上。

紗織回到家已經快一個月了,在他們逃離海底神殿之後,黃金聖鬥士就把那裏給徹底地掃蕩了一遍,海鬥士群龍無首早就如一盤散沙,神殿之戰殺得是血流成河、屍橫遍野,僥倖生還的海鬥士全都被圈禁了起來,由修羅率領部分黃金聖鬥士留在海底監管他們。

黃金聖鬥士幾乎尋遍了海底神殿任何一個角落,就是沒有發現加隆的身影。

他究竟是被海鬥士給肢解了?又或者是僥倖逃脫,根本無人知曉。

黃金聖鬥士只看到座椅前邊有一大灘恐怖的血跡,他們也分不清這到底是朱利安的、又或者是加隆的。

也許只有時間才能解開這個謎題了。

紗織回來之後一直都是鬱鬱寡歡,她感覺身心俱疲,每天都是躲在臥室裏不肯出來。

無論星矢、辰己他們如何開導都沒有任何的效果,紗織再也不讓星矢碰她一下,她覺得自己的身體已經被玷污了,已經不再是一個純潔的女人。

紗織每天晚上洗澡的時候,看著鏡中自己那傷痕累累的身體,看著那些噁心的紋身,看著乳頭上消之不去的傷痕,她就會感覺到痛不欲生!她用手、用布拼命地搓著身上嬌嫩的皮膚,搓得皮膚變紅甚至都有些脫皮,可惜那些紋身並沒有一絲一毫的減淡,反倒顯得愈發的恐怖。

紗織拿起蓮蓬將鏡子砸得粉碎,一絲不掛地坐倒在地板上痛哭失聲。

自己以後還要如何去面對星矢,如何去面對成千上萬的聖鬥士?我還有什麼自信可以站在他們面前,我還有什麼資格充當他們心目中的女神?如果不是擔心會對不起加隆的犧牲,紗織恐怕早就想要結束自己年輕的生命,讓自己的身心都得到徹底的安寧。

幾個月之後,星矢再次出現在了希臘聖域,他來到早已變成一片廢墟的教皇神殿,仿佛在尋覓著什麼。

教皇神殿后邊有一座巨大的雅典娜雕像,在之前的戰鬥中也被毀於一旦,星矢不肯放過任何的蛛絲馬跡,他不眠不休地連續找了好幾天。

從海底神殿歸來之後,星矢一直堅守著一個信念,是紗織強大的意志力和號召力讓大家克服服了重重的困難,是她領導著大家取得了一場又一場的勝利。

這次的海底神殿之戰,表面看紗織好像並沒有直接參與戰鬥,但正是她之前的善良和寬容,才能讓撒加浪子回頭,在關鍵時刻拯救了大家,粉碎了朱利安的驚天陰謀!身為雅典娜的化身,諸神怎麼可能眼睜睜的看著紗織鬱鬱寡歡耗盡餘生呢?一定會有解決的辦法!就好像之前在聖域的時候那樣,看似山窮水盡,實則柳暗花明。

紗織小姐,這次輪到我來拯救你了!你一定要堅強的等著我回去。

星矢相信紗織的身體裏一定還隱藏著其他的超能力,只是她自己還不知道而已。

因此星矢來到了這個最能代表雅典娜的地方,他相信智慧女神一定會給他某種不經意的暗示。

雅典娜雕像在地上砸出了一個大洞,星矢沿著洞穴一路深入,終於來到一個像是地下室的地方,他用手電筒四處一照,發現牆壁上依稀雕刻著一些圖案。

他慢慢一路看了過去,最開始是一副嬰兒降生的圖畫,接著是一雙邪惡的黑手伸向了嬰兒,被一個長著翅膀的男人給救走。

再往下,是一個小姑娘在一間大房子裏玩耍,接著是一個少女和幾個男人出現在了聖域……星矢愣了一下,沒過多久才醒悟到什麼,他激動得手電筒都掉到了地上。

每個場景都是那麼的熟悉,這、這不就是紗織小姐成長的歷程麼?原來這一切諸神早就預測到了,冥冥中自有天意。

星矢懷著激動的心情繼續往下看,想要知道後面還會發生些什麼事情。

如果能預知未來,很多悲劇豈不是就可以提前避免了嗎?很快星矢的心情就由興奮變為了失望,牆上的壁畫變得越來越殘破不堪,漸漸什麼也看不清楚了。

唉,人類果然是不可能預知未來啊,要不然豈不是會打破了歷史正常運轉的軌跡?正當星矢無可奈何準備離開的時候,他忽然發現不遠處的牆上好像在閃在藍光。

星矢趕緊沖上前用手電筒一照,原來後邊的壁畫並沒有完全破損,其中有一幅還依稀可辨,上面刻著的是一個少女坐在地上祈禱,她的嘴裏好像在默念著什麼,頭頂上還放著光。

就在她的身體兩邊還刻有很多稀奇古怪的文字,有點像是希臘文,可是自己又偏偏看不懂,估計是遠古時代還沒改進過的文字。

如果魔鈴在這裏就好了,她知道很多希臘古老的文明,說不定她能看懂。

不管怎麼說總算是有所收穫,星矢跑到上面借來了筆和紙,將牆壁上的圖案和那些古怪的文字都拓印了下來,卷好之後放到了身上。

回到地面,星矢詢問了阿穆和沙加等黃金聖鬥士,他們也是表示一無所知。

但是沙加提到平枰座的童虎老師見多識廣,對希臘古文化研究多年,他一定會知道。

可惜童虎歸隱多年,就連紫龍也不知道上哪才可以找到他。

「星矢,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。童虎老師當年鎮守天枰宮的時候,因為他德高望重,教皇派了兩個小姑娘去服侍他,一個叫魔鈴,另外一個星矢你猜猜看是誰?」

阿穆笑著問道。

「難、難道你說的是莎爾娜?」

星矢瞪大了雙眼。

「沒錯,別看她倆現在勢成水火,當年可是情同姐妹啊。後來因為分別傳授徒弟形成競爭關係,這才把關係給搞僵了。星矢你可是有脫不開的干係哦!」

幾名黃金聖鬥士都笑了起來。

星矢不禁老臉一紅,心想原來是這麼回事,難怪魔鈴一直對莎爾娜相當的瞭解。

「太好了,我馬上就去問莎爾娜!」

星矢向大家告別之後就匆匆離開了。

第十六章故地重遊

???(非原先)

星矢來到了自己居住過的小屋,推開門進去,先是聞到一股發黴的味道,只見桌椅上還蒙著一層厚厚的灰,看來魔鈴一直都沒有回來過。

星矢內心不由得一陣的傷感,站在屋裏半晌無語,難道姐姐對這裏再也沒有半分的留戀了麼?越過一座小山後邊就是莎爾娜的家,星矢遠遠已經能夠看到她居住的小木屋,還能看到嫋嫋的炊煙。

不知道她現在過得怎麼樣了,當年自己執意離開一定深深傷透了她的心,不知道她現在是否還在恨著自己。

剛走到木屋四周的圍欄邊上,就看到一個高大的身影正在用力地揮動著斧頭,他身邊的木柴已經堆成了一座小山,但他還是一直砍個不停,隨著手部的揮動,汗水不斷從他身上四濺開來,但他好像一點也不感覺到累的樣子。

原來是卡西歐士啊,看來他們師徒的關係一直保持得不錯,卡西歐士原本就挺老實的一個人,一點也不像他外表那麼的粗魯。

忽然星矢聽到一陣咿呀呀的嬰兒哭泣聲,他循聲望了過去,只見莎爾娜懷抱一個嬰兒從屋裏走了出來,手裏還端著一碗水,「休息一下吧,先喝口水。」

卡西歐士咧著大嘴笑了,接過來三兩口就喝了下去,他抹了抹嘴角,再次舉起了斧頭。

「大傻瓜,這些柴火幾個月都用不完啦,你就別再劈了,先到屋裏吃點東西,是你最喜歡吃的烤紅薯。」

莎爾娜嬌嗔的看了他一眼。

卡西歐士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後腦勺,「我、我先去把屋頂給修補一下,要不然過幾天下雨又得漏水了,你先抱孩子進去,這裏風大。」

說完紅著臉跑去搬梯子,他龐大的身軀壓得地面仿佛都在晃動著。

星矢站在原地愣了半天,心頭居然感到了一絲的酸楚。

莎爾娜還是那麼的漂亮,只是身材比之前豐腴了一些。

而且……莎爾娜居然和卡西歐士結婚了,而且還有了小孩子……沒想到一年多不見會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。

為什麼?自己明明不愛莎爾娜,可現在心裏卻感覺到了一絲的醋意。

莎爾娜是自己第一個女人,自己也是莎爾娜的第一個男人,我倆之間是不是早就有了無法割捨的關係?星矢感覺有點看不起自己,你奪走了一個女人的貞操,之後就消失無蹤,難不成還要求這個女人必須為你守身如玉,要求這個女人一輩子都只愛你一個?這也太自私了吧?我現在不是應該為莎爾娜高興,應該為他倆送上祝福才對麼?星矢本想故作灑脫地走上前去說上幾句客套話,但不知為什麼剛邁出的腳步又收了回來。

他害怕自己在莎爾娜面前會流露出點什麼,星矢也不知道莎爾娜現在是否想要看到他,自己的出現會不會給她帶來困擾呢?畢竟當年傷她太深了,想想還是安靜地離開吧,就當自己從來沒有在這裏出現過……因為有些心不在焉,星矢轉身的時候衣服扯動了圍欄,發出了哢嚓一聲輕響。

莎爾娜是學武之人,聽覺何等的敏銳,馬上就注意到了圍欄邊上有人,她大喝一聲,「你是誰,到這裏偷偷摸摸的想幹什麼?」

星矢尷尬地停下了腳步,想轉過身去面對莎爾娜,又鼓不起這個勇氣;想要落荒而逃又覺得過於丟人,他背對著莎爾娜,站在原地糾結了半天沒吭聲。

「你、你難道是星矢?」

莎爾娜輕掩著小嘴,聲音激動得都有些顫抖。

星矢苦笑了一笑,這才被迫無奈轉過身來,故作輕鬆地走到莎爾娜面前,「好久不見,沒想到你孩子都有了,男孩還是女孩?」

莎爾娜眼圈已經紅了,「女孩,五個月大了。星矢,一年多沒見你好像又長高了不少,我……」

「你倒是沒啥變化,還是那麼的漂亮,身材好像更好啦!哦,對不起,我不應該說這些的……」

星矢臉上一陣羞愧,怎麼可以對一個已婚少婦說出這種輕薄的話呢,你以為還是從前啊?莎爾娜臉上微微一紅,「討厭,人家生小孩之後變胖了,你還來諷刺我。星矢,你們之前在聖域一戰已經是威名遠播了,我真是替你感到高興,當年我就知道你絕非池中之物,遲早是要一鳴驚人的!」

莎爾娜聲音激動得都有些哽咽了。

星矢聽了心頭一陣感動,自己當年「拋棄」

的女人還能如此的關心自己,並沒有因為自己的離開而心生怨恨,星矢看到了莎爾娜身上純真的一面,她其實是挺好的一個女人。

一想到她現在已為人婦,星矢心中不由百感交集,忍不住上前抓住了她白晰的手掌,「莎爾娜,對不起,之前我不該……」

「你是誰,你想對莎爾娜幹什麼?」

隨著一聲怒吼,沒想到剛才還在屋頂上的卡西歐士,瞬間就出現在了兩人的面前,這移動速度絲毫也不比怪魚卡薩要慢多少。

「卡西歐士,你好。」

星矢略有些尷尬地放開了莎爾娜,友好地向卡西歐士伸出了右手。

卡西歐士忽然滿臉怒容,雙手將星矢給一把推開了,「原來是你這個小王八蛋,你不去守護著你的雅典娜,跑這來幹什麼?我們不歡迎你!」

星矢一臉的尷尬和不解,這爭奪天馬座聖衣都是牛年馬月的事情了,莎爾娜都跟自己化敵為友了,怎麼卡西歐士現在還對自己充滿了敵意?「卡西歐士,我只是過來打聲招呼,馬上就走,你不要誤會。」。

「打聲招呼你摸她的手幹什麼?你還嫌害得她不夠慘麼?我真的好後悔當年沒能在擂臺上把你給殺了,留著你到處害人!我知道現在更加不是你的對手,但我寧死也會守護著莎爾娜,不會讓你再傷害她!你馬上給我滾!」

卡西歐士握緊了雙拳,雙眼如要噴出火來。

星矢內心一陣傷感,好像有點明白了卡西歐士內心的想法,也許他是擔心自己要來搶走莎爾娜吧?你們小孩子都有了,我星矢豈能做出如此豬狗不如的事情來,那還配稱為聖鬥士麼?星矢暗暗歎了口氣,「莎爾娜,我還有事就先走了,祝你們幸福。」

說完轉身準備離開,只感覺腳步愈發的沉重了。

「等、等一下星矢。卡西歐士,讓我單獨跟他說會話好麼?」

莎爾娜語氣溫柔的對卡西歐士說道。

卡西歐士臉上脹得通紅,「莎爾娜,你不要再跟他囉嗦,我、我擔心你又讓這傢伙給騙了……」

卡西歐士一緊張說話就結結巴巴的。

莎爾娜微微一笑,輕輕拍了一下他的身體,臉上裝出一副生氣的表情,「卡西歐士,你是不是不想聽我的話啦?」。

「我、我……我再去森林裏砍些木頭!」

說完狠狠的瞪了星矢一眼,拿起斧頭心不甘情不願地走了。

看來莎爾娜這師傅的威嚴還在,卡西歐士哪怕成為了她的老公,還是不敢拂逆她的意思。

「你、你跟我進來。」

莎爾娜一隻手抱著嬰兒,另一隻手拉著星矢走進了屋子裏。

「嗯,小屋佈置得很溫馨啊。只不過這張床是不是小了點?」

星矢想到了卡西歐士那異常龐大的身軀,莎爾娜跟他在一起,這晚上可有得受了。

「星矢,你找到魔鈴了嗎?」

莎爾娜坐在床沿上,一邊哄著懷裏的女兒,一邊不經意的瞄了他一眼。

星矢沮喪的搖了搖頭,低著頭沒有說話。

「那你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裏?該不會是特意來找我的吧?」

莎爾娜不解的問道,眼神中還帶著一絲期許。

星矢這才清醒了過來,「我就是特意來找你的啊!」

說著還坐到了莎爾娜的身邊,伸手往自己屁股後面一摸。

莎爾娜臉上露出一絲歡喜,深情的注視著星矢。

「莎爾娜,你快點幫我看看這個,你應該懂得古希臘文字吧?」

莎爾娜臉上閃過了一絲失望,接過星矢手裏那張拓紙仔細看了一會。

「嗯,這好像是一種古老的咒語啊,應該是讓施術者自我修復身體的創傷,她自身必須擁有這種能力。哦,看來是針對女性的咒語」。

「你說的是真的?莎爾娜我愛死你了!紗織有救了,紗織有救了!」

星矢高興得眼淚都要掉了下來,得意忘形的在她臉上吻了一下。

莎爾娜臉上微微一紅,神情之中充滿了喜悅,忽然她又露出滿臉的疑惑,警覺的看著星矢,「紗織是誰?」。

「紗織就是雅典娜的化身,聖域當仁不讓的領導者啊!她、她身體受了傷,非常需要這個咒語來修復傷痛。莎爾娜,你、你快點把咒語翻譯成現代文字,我馬上帶回去給她!快!快!」

莎爾娜的神情忽然轉為了冰冷,將手裏的拓紙塞回到星矢手裏,她用指尖輕輕摸了摸女兒的下巴,「寶寶乖,是不是肚子餓啦?媽媽馬上就來喂你吃奶哈~~」

星矢不明白她怎麼好端端的突然就生氣了,「莎爾娜,你、你就幫我翻譯一下好不好?這可是人命關天啊,不能再拖延下去了,而且這還關乎到聖域的未來。」

「這個紗織是你新結交的女朋友對不對?你們應該上床了吧?要不然你不會對她如此在乎。」

莎爾娜瞄了他一眼,說話還是像從前那麼直接明瞭。

星矢紅著臉點了點頭,知道否認也沒有用,這女人的直覺實在是太厲害了,更何況是一個跟自己上過床的女人。

莎爾娜輕咬著下唇,心頭一陣氣苦,星矢之前為了尋找魔鈴而離開她,她雖然傷心但是內心還勉強可以接受,畢竟星矢和魔鈴有著十幾年的感情,自己如何能與之相提並論。

可是,現在突然又冒出個紗織,她憑什麼後來居上搶走了自己的位置?這星矢也太花心了,喜新厭舊的,馬上就將他姐姐給拋到了腦後!「星矢,你是不是有些太高估我了?我可不是什麼好女人,我才不會傻到去幫自己的情敵呢!紗織的生死關我屁事?我才不管她是校花還是女神,我更懶得去管誰來統治聖域,我只關心我愛的男人!」。

「莎爾娜,難道、難道你還……唉,你都已經結婚了,不應該再胡思亂想了,這樣對卡西歐士不是很公平。」

星矢沒想到她還深愛著自己。

「這又關卡西歐士什麼事?誰說我結婚了?」

莎爾娜瞪了星矢一眼。

「我明明看到你和卡西歐士那麼的親密,而且你們還有了女兒……」

星矢自己都一頭霧水了。

「原來、原來你以為我……哈哈哈!」

莎爾娜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,就連眼角都笑出了淚花,懷中的女兒也被嚇得哇哇大哭了起來。

莎爾娜輕輕搖晃著女兒,用手輕拍她的背部哄了幾下,「你這個大傻瓜,我跟卡西歐士在一起那麼多年了,在我最困難的那段日子他又一直陪在我的身邊,我跟他親密一些有什麼不正常的嗎?」。

「你倆難道沒有成親?」

星矢臉上透著驚喜。

「當然沒有了,人家都已經跟你那樣了,而且還替你生了個女兒,誰還會要我啊。你當我是個人盡可夫的蕩婦麼?」

莎爾娜不滿的注視著他。

「她、她是我的女兒?我這麼快就有女兒啦?你真的不是在騙我?」

星矢激動得眼淚都掉了下來,伸手接過了女兒緊緊抱在懷裏,仔細一看果然長得跟自己有幾分的神似。

星矢激動得用臉不斷地蹭著她,還親吻個不停,搞得女兒又一次哇哇的哭了起來。

「還是讓我來,你抱得太緊啦!」

莎爾娜白了他一眼,臉上神色卻是欣喜萬分,看到星矢對女兒如此的疼愛,她心中感到了一絲的安慰。

從懷胎十月到女兒哇哇降生,莎爾娜不知經歷了多少艱難困苦和眾人的冷嘲熱諷,要不是卡西歐士不時的過來幫助她,她一個人真的很難撐到現在。

「莎爾娜,原來那一次果然就讓你懷孕啦?沒想到我這麼厲害!」

星矢得意的說,他自己可是萬萬沒有想到,他可是繼承了城戶家族優良的種馬血脈,一炮當爹完全不在話下。

「你這壞蛋,搞完了人家就走,留下我孤零零一個人,還要挺著大肚子經受眾人的冷言冷語……」

說到這裏莎爾娜忍不住潸然淚下。

星矢現在對她既憐愛又充滿了愧疚,緊緊地將她摟在了懷裏,輕輕撫摸著她的背部,「對不起,讓你受苦啦,以後我一定會加倍的疼你愛你!當然還要好好呵護咱倆的女兒!」

莎爾娜眼睛裏噙滿了淚水,「星矢,你說的都是真的嗎?不是在騙我?你真的願意永遠照顧我們母女倆?」

星矢臉上又是一紅,「莎爾娜,你知道我還沒有定性,又比較博愛,所以你不會是我唯一的妻子。但我向你保證,你在我心裏永遠佔有一席之地,將來我一定會給你個交待。」

莎爾娜激動得淚水再也無法遏制,「只要你心裏有我就好,我從來就不敢奢望能夠一個人佔有你,也從來沒考慮過名份。哪怕將來你有了紗織、有了魔鈴,甚至還有其他的女人,我還是會毫無保留的愛你,只要你能時時想到我和女兒就好。」

星矢內心一陣感動,和莎爾娜緊緊吻在了一起,這種感覺是那麼的美妙和似曾相識,直到此時星矢才明白,原來自己一直深愛著這個女人啊。

女兒再一次咿呀呀的哭了起來,看來她是真的餓了,不滿媽媽為什麼總是厚此薄彼,淨顧著和那個陌生男人說話。

莎爾娜依依不捨地離開了星矢的雙唇,「你等我一下,我要先給這個小傢伙餵奶。」

她羞澀的看了星矢一眼,將她裙子的領口往下一拉,露出了一隻豐滿鼓脹的乳房。

接著將乳頭塞到了女兒的小嘴裏,手掌輕輕拍打著她的背部。

星矢的雙眼頓時亮了起來,再也無法從她的乳房上挪開。

莎爾娜生完小孩之後,體態豐腴了不少,乳房顯得更加的肥大,但依然那麼的白淨。

乳暈和乳頭的顏色也不像之前那麼的粉嫩,變成了暗紅色,而且乳頭很長,顯得格外的性感。

星矢在旁邊看得咽了下口水,「莎爾娜,我也想試一下。你該知道我從小就是個孤兒,還從來沒有嘗試過奶水的滋味呢,我也想要靠在媽媽懷裏感受一下母愛。」

星矢裝出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。

莎爾娜白了他一眼,臉上神情卻是喜悅無比,她把衣服往下一拉,另一邊的乳房也彈了出來,輕輕地晃動了幾下,那種沉甸甸的感覺真是讓人心動。

星矢興奮地蹲到她旁邊,看著乳頭上滲出了一滴乳白色的液體,他伸長舌頭在上邊舔了幾下,莎爾娜身體往後一縮,笑得花枝亂顫,「討厭,你弄得人家好癢。」

星矢大嘴吧唧吧唧幾下,感受著奶水的滋味,嗯,味道沒想像中的那麼濃郁,清甜可口,就是帶有一點腥味。

他再次把頭湊了上去,一口就把乳頭叼進了嘴裏,用力的吮吸了起來!手掌還不時擠壓著乳房,奶水通過乳頭源源不斷地湧進了他的嘴裏,星矢如饑似渴地吞咽個不停,喉嚨裏還不時發出唔唔的讚美聲。

「壞蛋,哪有爸爸跟女兒搶東西吃的,別吸得那麼用力,人家有點難受。討厭的傢伙,你不可以咬啦,大壞蛋!」

莎爾娜憐愛的撫摸著星矢的頭髮。

星矢這樣又摸又吸的早就挑起了心中的欲火,他將手伸進莎爾娜裙子裏,順著她光滑的大腿一路往上,最後停在了她的小內褲上揉捏了起來。

莎爾娜已經守了一年多的活寡,不知有多少次在睡夢中都夢到自己和星矢親熱,這時終於美夢成真別提有多開心。

她輕輕地扭動著下身,嘴裏發出低低的呻吟,「啊……星矢,你好壞,現在才來找人家,你知道長夜漫漫人家過得是多麼的煎熬嗎?啊……再這樣你會影響到女兒吃東西的,待會咱們再……啊……」

星矢從她裙子裏抽出了濕淥淥的手指,「嗯,你說的很有道理,我怎麼可以影響到女兒吃奶呢,這樣的爸爸實在是太不稱職了。咦,我看你的嘴巴倒是閑著沒事幹呢,想不想吃點東西?」。

「什、什麼意思啊?我沒聽懂?」

莎爾娜一頭霧水的看著他。